last~

我没坑~只是死了。一个医学生长时间不回复,不是不想理你,是真的死了。

嘿嘿嘿 我家的主子  ( • ̀ω ⁃᷄)✧

美剧台词中英对照剧本资源

老友记 十季全


 高频词汇+中英对照+笔记总结(不是我写的)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9z3UZFB8ZUPyecGA6LroUA 提取码:53A2 



生活大爆炸  一至四季


中英对照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_AzdrY79YEN-UgIFH7ifQ 提取码:Gz94 



汉尼拔  第一季


全英

(链接很容易挂掉,偷偷放在电影包里试一试。大家点进去找下)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YVLGL0ZmPh8kPUdXzgUAQ 提取码:6118 



冰与火之歌   (貌似不全 没认真看)


中英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G3-P-n5TY8iodKQIlXmcRQ 提取码:d6K8 



神夏   一二季


中英对照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R29sNIQuD1kzL99aNyVjA 提取码:eQS7 



纸牌屋


貌似全英 没看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k6bVeBSgLvMjFNAhta2g 提取码:Q5YQ 



钢铁侠


中英对照  部数不全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G1l-Y0YC8f465kgrjG40Q 提取码:Gk6y 



破产姐妹  第一季


中英对照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_9Bu-9KotozldMrlHQg-w 提取码:41Ij 



电影剧本(阿甘正传 海上钢琴师等约十五部)


全英和中英对照都有 混杂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qrxCKg2M3lKoLUzJoYc_cA 提取码:D484 




暂定整理了这些  有需要可以留言看看有没有(懒癌患者)


链接挂了找我,其他问题无能为力 ㄟ(._.ㄟ∠)_跪安











(つb´∀`)重磅消息 啊啊啊啊 手机壳到了


ε٩(๑> ﹃<)۶з感谢 @JoIreg 太的画,仓鼠揉揉。

“神笔马良”薇薇调戏油画老汉。嘿嘿嘿图里有彩蛋哦✺◟(∗❛ัᴗ❛ั∗)◞✺


跟  @JoIreg 太太约的手机壳的图!!跟太太约稿hannigram相关的半价,你还在等什么(´・ω・`) 。

JoIreg:

恭喜 @last~ 小可爱破千粉!!!!!!么么么

拖拖拉拉两天终于肝完了233

【授翻】Behind these bars ABO甜文 一发暂完

Behind these bars

by DrHannibalLecterMD

     last


Summary

 

威尔是个连环杀手,自从他在患脑炎期间被发现后,就被宣判为精神失常并入狱。但这还不足以阻止杰克去利用他最好的侧写员,他派遣汉尼拔.莱克特去与威尔.格雷厄姆面谈来获取开膛手的信息。


暂时完结, 要授权的时候作者回复我会有后续的,等等看 

✺◟(∗❛ัᴗ❛ั∗)◞✺ _(:ᗤ」ㄥ)_

 

“切萨皮克开膛手又开杀戒了。” 杰克盯着汉尼拔和阿拉那说,“我需要你们在他完成第三案前找出他来。”

 

汉尼拔坐在这里,脸上挂着一丝担忧的神情。他知道杰克永远也不可能抓到他——叫他去调查自己犯下的罪行。愚弄这个男人让他去往错误的方向简直轻而易举,而可怜的阿拉那在自己已经成为专业人士近乎十年之久还仍把他当做导师。

 

至于他的杀戮。汉尼拔已经找到并处理了另外两个受害者,这周末他会举办一场晚宴,观赏杰克就着红酒咽下最后的死者。他用了如此长时间的腌制来让坚硬的肉质软化,最好有一瓶赤霞珠来激发出馥郁的香气。

 

“我恐怕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杰克。我们缺少新的见解,因循守旧。” 阿拉那说,因她无法完成分配的任务而垂头丧气。汉尼拔对她并不感到同情。

 

“我明白,这就是为什么要派你俩去见见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是威尔.格雷厄姆吗。”汉尼拔问道,瞬间对案子燃起兴趣。

 

“是的,尽管他犯下如此罪行。” 杰克双手支在桌子上,叹了口气。“我想让你们两个试着借用他的想象力来解决这个问题,他的洞察力可能会帮助我们找到答案,新线索或让我们更靠近开膛手。谁知道呢?他说不定知道,甚至能给出名字。”

 

“我相信当你抓到他的时候他并没有给出名字, 事实上, 他还很关照这些连环杀手, 我没说错的话,称得上是残忍了。” 汉尼拔从座位上直起身子平静地说道。 “我听说他因在监狱用共情能力折磨他人而久负盛名。”

 

“他的共情让他能轻易的看透他人,以此取乐。我们需要一个难以猜透而且在才智上胜于他的人去。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选你,莱克特博士。 ” 杰克边说着钻入他的办公桌抽屉深处翻找,却碰到了威士忌的酒瓶。 “他会和阿拉那的谈的, 但是, 那样太浪漫了,奇尔顿不会允许他发生。”

 

“我不会做的杰克, 威尔是我的朋友。” 抱起双臂,阿拉那试图展示出她的反抗。但汉尼拔知道只要再施加一点压力她就会崩溃。阿拉那太在乎威尔了,显而易见。

 

“是吗?” 汉尼拔好奇的问道。

 

“他的脑炎才是罪魁祸首, 如果威尔没有生病他绝对不会杀人, 杰克。”

 

汉尼拔只差一个点头, 就会被给予案子的相关档案来审阅获取信息, 但他开始对威尔充满兴趣,好奇他能怎样以至于让杰克认为他有能力一窥开膛手。

 

“我们都心知肚明他有怎样的能力 。当我审问他的时候,他笑着说他忙于偷狗而不可能犯下所有被质控的罪行。 我认为他即使在治疗之后也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

 

“当然没有!因为你在他生病期间就让他签下了认罪书,杰克!” 阿拉那愤怒的站起来喊到 “我不会参与这个,随便你怎么写我档案。”

 

高跟鞋咔咔跺地,她砰的甩上门离开。杰克叹了口气,继续在抽屉中翻找威尔的档案,这是一个以死亡为刻印的提醒,为什么他永远不会再相信欧米伽了,“当你到达的时候奇尔顿博士会协助你的,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会面了。

 

当文件被拿出来递出来的时候, 汉尼拔惊叹于威尔受到的指控竟然如此纤薄。 “我会看看有什么能做的,但不能打包票,杰克。”

 

“努力总比没有好。”杰克拿出了那瓶威士忌。 “足够戏剧了, 威尔送了我这个瓶子, 但是每次我喝空, 同样的问题一直挥之不去… 为什么。”

 

汉尼拔决定不回答,只是站着点点头。离开办公室时,杰克斟满了玻璃杯,呷了一口威士忌。

 

-_(:ᗤ」ㄥ)_

 

威尔是欧米伽社群中的畸形。欧米伽大多都被精心养育,富有感情乐于助人, 但威尔不是。 至少从他那些谋杀的照片来看,完全相反。

 

这就是为什么汉尼拔会乐于认识他。如果威尔和人们声称的一样聪慧,汉尼拔会想暂停这个调查,然后把它转向别的方向。

 

没有人应该为他的艺术品——或者被其他人称为他的罪行而被捕或背负责任。

 

 

当汉尼拔到达BSHCI时,柔和的秋风使附近树上的几片树叶沙沙作响,脱落,黄色和红色的叶子在空中优雅地滑行,然后触摸地面。汉尼拔向前走去,脚下的树叶咔咔作响,让他想起人类骨头破碎声,他的脑海中浮现着这个景象,前胛骨从的臼窝里弹出来,施加暴力造成的骨折,脆弱的肌腱毫无作用。虽然他处理的时候大多数都已经死亡了,但新鲜的尸体和活着时一样富有延展性,足以让他处理和修整。

 

“啊, 汉尼拔,” 奇尔顿拄着手杖走来迎接了他 。挥动着手尽力展示着他的勇气——在吉尔顿把他开膛破肚后才回到他身边不久。“我听说你要来看我最珍贵的病人。诚实的说,一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 ”

 

“你就是这样称呼他的?” 汉尼拔 喃喃道, 让奇尔顿领他到访客登记处。当证章被递到手中,他把它贴在胸前,一个他为什么胜于其他杀手的证明。

 

“如果不是因为脑炎, 也许我们一辈子也抓不到他, 但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他被判定为法律上的精神失常,” 奇尔顿笑了。 “我打算写一篇关于他移情能力的文章,格雷厄姆对他自己的谋杀案和其他杀手所拥有的非同凡响的视觉性记忆。就像他们所说的,用一个来抓住另一个。”

 

“难道威尔·格雷厄姆不是在独立完成吗?他的受害者通常都是其他凶手,逃避了法律制裁或是还未被发现的。” 尽管文件很薄汉尼拔还是在字里行间找到了些微妙之处。 他甚至还通过弗雷迪的网站来回顾了威尔做过的案子。

 

这些展示太过漫不经心,对姿势和外表都漠不关心,这种行为本身似乎是一种解放。 彻彻底底的暴力, 正义通过一种对罪犯不可避免的真正惩罚来被传递,比起连环杀手威尔.格雷厄姆更像是一位警官。

奇尔顿停下来, 盯着汉尼拔几秒,他认为这样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博学。

 

“他是我的病人,莱克特医生。想要通过他了解切萨皮克开膛手的想法是徒劳的, 他几乎不跟我或者其他员工说话,但当他交谈的时候总是会带着一种令人背后发凉的病态幽默感,或者利用移情作用来攻击他们,” 奇尔顿停在木门前。 两个守卫站在他们旁边,监视着这场对话。

 

“杰克.克劳福德和联邦调查局要求我无论如何都要和他谈谈。我不会因这些狭义的言论而不安。” 汉尼拔说。

 

“我不允许你给他看照片, 鬼知道他会用它们做什么。” 奇尔顿说着

伸出手来。

 

汉尼拔没有交出文件,而是自己把文件中的厚厚的照片抽了出来,小心的递交了过去,避免在他作品 的光泽上留下指纹。

 

“你只有一个小时, 汉尼拔。不能更多。” 奇尔顿说着让汉尼拔进入了房间。

 

-ヾ(:3ノシヾ)ノ


门被打开的一瞬,威尔就察觉到了将要进入的是一位阿尔法,他甚至都不需要去嗅嗅空气,那人自带着一种权威感。 其他人在进入的时候都会迟疑,因太过恐惧而不敢前进,而他却如此镇定的走入房间。

 

威尔依旧站的笔直,坦然自若但更好奇为什么杰克相信这个人能从他身上得到信息。到目前为止还没什么不同。

 

“格雷厄姆博士,” 汉尼拔说, 停顿了一下来评估威尔的反应。“我是汉尼拔.莱克特博士。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莱克特博士” 眼睛瞥了一眼他的鞋子,然后顺着阿尔法的定制西装上移。他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在嗅闻空气。“真奇怪杰克居然让一位未绑定的阿尔法来审问我。 如果让我来说这更像是约会。”

 

“遗憾的是稍后我没法为你做饭, 那本该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他的嘴角挂上了明显微笑,随着他对威尔.格雷厄姆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不在局限于简单的谈话间,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不幸的是, 我的话题要无趣的多。”

 

要讨论的文件被递出等着威尔查看, 他却出乎意料的笑了。“看来谋杀总能吸引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人,” 威尔回敬一击, 开始展现魅力试图动摇博士的自信。但是没什么效果,汉尼拔看起来比刚刚更关注他了。

 

 “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这都令人不快,但我确定你我都倾心于此。” 汉尼拔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背叛了他,唇间的缝隙透露出锋利的牙齿。 无论隐藏在这位光鲜亮丽的阿尔法皮囊之下的是什么,它都被威尔所窥见,并且沾沾自喜于能被发现。 博士是多么冷静,这种情况下依旧镇定自若,他能明白为什么这男人还未被抓住。他能从阿尔法自信的姿态看出他在狩猎,但这依然有什么他漏掉了,

 

汉尼拔走近威尔的囚室, 双眸一瞬也没有离开威尔的, 被那双甜蜜天真与伪装截然不同的蓝所沉醉。“杰克.克劳福德本来送来了照片但-”

 

“奇尔顿认为我会坐在这里拿着照片打手枪①, 他甚至都不明白罪犯的想法。他只关注于性冲动方面的原因。”想到自己在自慰时他皱了皱鼻子,快速甩开这个想象。 

 

“我更好奇你为什么称我为博士, 莱克特博士。技术上来说,自从我被捕后头衔就被剥夺了。我也不是什么老师了。” 文件仍然躺着滑槽里,威尔也没有同意,但汉尼拔知道他一定会看的。 

 

“然而你在这里教导我关于这个杀手的事,或者说我希望。” 汉尼拔 简单地说, 依旧盯着威尔的眼睛。

 

“奉承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博士。至少对我没用。在我来这之前,我一直是拒绝与人直视的。看到的太多就无法知晓全部。”

 

“你在脑内筑起层层堡垒,来保护自己 。” 汉尼拔歪头展现了一下自己的脖颈, 想要看看会为欧米伽杀手带来怎样的反应。

 

“我不是那种需要保护的人, 医生。 如你所见,” 牙齿微微露出。虽然他从来没有咬过人,或是用他的牙齿来攻击受害者。这种姿态完全是为了模仿汉尼拔对他所做的。

 

沉默的对着文件点了点头,威尔承认他好奇于自己将会得知什么,开膛手做到了什么程度,同时也为了留住博士好来更了解他。汉尼拔太难读懂了,但随着时间流逝细微的姿势却变得越来越清晰。

 

“好的, 我想你需要一些私人空间来阅读这些。” 滑槽被推了过去, 滋啦作响的滑到了另一半。 “我恐怕只能给你一个小时。”

 

“足够了,我会给你留点笔记。” 威尔同意了, 好奇的想多了解点博士,“也许你能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奇尔顿给我看看照片,” 威尔说,拿起文件走到了床边。

 

威尔抬头盯了汉尼拔一会儿,才开始阅读。汉尼拔安静的离开了, 他刚刚关上门, 奇尔顿奇尔顿就出现了。

 

“看来你和威尔.格雷厄姆的关系还挺融洽。” 奇尔顿晃悠着站到汉尼拔旁边, 挥舞着手试图吸引汉尼拔的注意力。 “也许你完成后能让他给我做点测试, 作为回报, 下次我能让你给他看点照片。”

 

“我能建议威尔去完成那些测试, 但是他会做什么完全取决于他自己, 我不会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奇尔顿。” 接过那些测试,略读了那一堆抽选出了一份,罗夏墨迹测试和一张用来写答案的纸。对威尔来说无聊至极的测试, 考虑到他的聪明才智和丰富的想象力。

 

“你和他在一起似乎相当舒服。考虑到他是个喜欢双关语的家伙, 也许他会在你的晚餐笑话上尝到些特殊的风味。”

 

“晚宴是我见同事和工作外的朋友 最不正式的活动,通常我不会让人第二次与我共餐。”

 

贝塔瞬间恼怒了, 短暂的瞪了他一眼就告辞回到他的办公室了。 汉尼拔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将测试的纸张折叠成不同的样子。 一朵花,一只小狗,还有一颗心。这是他目前追求欧米伽能拿出来最好的东西——确保不会被从他手里没收走。其他人只会看到它们 的美丽,但威尔会明白。

-

“这些谋杀案不是性冲动导致的,” 威尔看到汉尼拔再次走入房间时说,手背在身后。 “但是你已经意识到了… 切萨皮克开膛手… 尽管他一直在周边作案, 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也不想。 他有时倾向于做警察的工作。 他的受害者通常不受尊重或者说有点粗鲁。” 这些都被记录在档案里, 威尔从家人和朋友的陈述的字里行间读出。

 

“那些尸体呢,失踪的器官呢?” 汉尼拔在任何可能被怀疑前直接切入正题,这样威尔就能明白他们都是捕食者。 证据确凿,他笑了。用一个来抓住另一个。

 

“他为什么带走它们?”

 

“很多杀手以前都带走过战利品, 达莫带走死人的头用于性, 一个彻头彻尾的恋尸癖者,但开膛手不是。 他另有动机,突然且无序,但他的犯罪现场却有条不紊而且永恒美丽。 就像时间回溯去观赏米开朗基罗雕刻大卫, 对成品的投入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威尔一边说一边静静地看着文件。 “在我被捕之前,我看过这些照片, 甚至还去过现场。”

 

“杰克.克劳福德让你参与了受伤的人, 你在六个月后崩溃了,但那时米里亚姆.拉斯已经失踪了。在被证实她是被开膛手带走之前,你是首要怀疑对象。” 这些是威尔·格雷厄姆的背景调查, 威尔证明了FBI是多么无能,还有弗雷迪.劳兹要更加糟糕。

 

“米里亚姆.拉斯贪心不足蛇吞象,她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在追踪的线索是什么,要么就寻着她的足记找死。至少她还找到了开膛手, 他会清理掉那些线索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 威尔眯起眼看向汉尼拔. “米里亚姆.拉斯很可能还在某处存活于开膛手的操纵下。 他不会允许能抓到他的人走的这么容易,对于直接杀死她又过分珍贵了。不会, 他喜欢权力, 让他凌驾于杰克.克劳福德之上。 但不管我怎么想,杰克都认为她已经死了。”

 

“你凭什么认为她被操纵了?” 汉尼拔 好奇的问道。

 

“开膛手有医学背景, 所以人们才这么称呼他。 和杰克开膛手一样,虽然他比仅仅把几个妓女扔到街上优雅多了,也更堕落。他有艺术背景或知识,对他来说心理也是一大因素。他可能是目前尚未被抓住的最聪明的杀手。”威尔说着从座位上站起来,收起资料走到玻璃前。

 

“文件中的一半信息你早就知道了。不要跟我玩游戏了博士,你可能穿着一套讲究的西装,但是我能看到下面隐藏着什么。你和我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

 

“不完全是,你的胃口不太好。”,汉尼拔说,看着威尔挑起眉毛。

 

“甜食、肾馅饼和‘羊脑’不是我的典型饮食,你在厨房里一定相当的有才能。”

 

文件被放回在滑槽里,被推着滑回了另一半。 威尔对厨艺的了解足以让他想象汉尼拔会做些什么。

 

汉尼拔取出来文件,把那些折纸放进滑槽滑给威尔。墨水在上面露出些斑点,证明了它们本来是什么。“奇尔顿博士告诉我很难给你做测试。”滑槽又被推了过去, 威尔走过去看看被放进去的是什么。

 

“也许下次你会有心情去迁就他。” 汉尼拔完成后笑着,仔细的观察着威尔的反应。

 

威尔捡起那些折纸, 查看了一下, 看到小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带着笑看向汉尼拔。“我很好奇你做饭怎么样?”

 

“也许有一天你会有幸出去, 能请你与我共进晚餐吗?”

 

“好… 遗憾的是我没法为你提供肉。” 威尔的嘴角挂着微笑,急切的表达自己对对求爱礼物的接受“也许有一天。”

 

“也许… 很高兴见到你威尔。” 汉尼拔浅鞠了一躬,带着微笑回去了,心知他的礼物被接受了,他需要回去想出一对威尔的方案。

 

监狱不该是向欧米伽示爱的地方。



①薇薇用的是 Jack off ,感觉是在黑杰克啊 

( *・ω・)✄╰ひ╯

 

 

 

又是全世界第一个拥有的!兴奋到爆炸

爱死叽太! @JoIreg 

「拔杯」azure sea 蔚蓝之海 05


威尔到达时七点还差二十分钟。

当他站在脚垫上思索提前进去是否会被定义为粗鲁,汉尼拔却已经拉开了前门。

“请进,我刚刚听到汽车的声音了。”汉尼拔额前的碎发发全部被梳了上去,没穿背心,腰间系了一条白围裙。“请自便,抱歉厨房还得照看几分钟,我总是希望能给客人新鲜出炉的食物。”

威尔在他转身回厨房的时候撇了撇嘴,嫌弃他来的早就别开门啊。跟随着汉尼拔来到他那明亮整洁的开放式厨房,威尔扬了扬手中的小盒子,将它放在了一旁的台面上。

“我给你带了个小礼物。”在美国请客来家吃饭被视为较普遍的“赠礼”方式,客人多会随手带些小礼物以示感谢,空手而来则多表示要回请——威尔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汉尼拔走过来拆开了包装极其简陋的小纸盒,里面装着一个青铜的雕像小人,脚踝处扎了一根箭。不过半掌高,雕工还算精细。

“阿喀琉斯之踵?我还以为你会带支红酒。”①

“易贝上淘来的小东西。虽说送红酒永远不会错。但以我的品味送来的你只会倒掉,或者你想要威士忌下次我可以带一瓶来。”

汉尼拔笑了,将小人放回盒中。“其实我大概猜到了你的品味,所以主菜做了鱼类和扇贝,好找个借口避免喝你送的。”他举起旁边冰桶中查着的一支细长瓶的白葡萄酒,瓶身上凝结着一层冷热交汇聚集的水雾。“这种酒口感清冽,搭配海鲜最好不过。在上菜之前来杯开胃酒吧。”

威尔端着那杯餐前酒尝了尝,颇甜的酒液带着一丝醋栗的酸味。在灯光下折射出淡淡的玫瑰色。斜靠着一旁柜台观赏汉尼拔行云流水的将煎至双面金黄的扇贝一个一个的摆放在被模具压成四方块的苦苣泥上。随之迅速将大火灼烧中的酱汁浇撒其上。

“苦苣扇贝佐糖渍金桔酱。希望头盘符合你的口味。”

威尔放下酒杯轻轻鼓掌,汉尼拔总是让你刚刚觉得他比地狱还邪恶时,又能显出连天国都不可企及的优雅与慈悲。

两人移步餐桌,在一些敷衍的交谈间享用了煎扇贝,白葡萄酒蒸青口和芦笋龙虾浓汤。汉尼拔礼节性致歉去厨房处理甜品。看来今天奉行的是“素食主义”,没有小鸟头骨装饰的餐桌,没有奇怪寓意的双关,甚至没有“人”。

威尔撇撇嘴,有点失望。羽毛钩能够诱使鱼儿咬钩的原因主要在于能引起食欲的艳丽的外表,和连续击打水面招致的鱼类的领地欲发作主动攻击。他没想到汉尼拔在被入侵领域后居然是这样谨慎的反应。

“我有注意到早上的工作你没有来,是有课在上吗?”汉尼拔将黑色镜面的甜品碟放在他面前。“香草千层饼,想再来勺冰淇淋吗?”

威尔咧嘴笑了笑:“不了,就算有课我也会被杰克拽出来的。这次来其实是想寻求你的帮助,认为杰克和我之间可能有点误会。”

“是什么让你有这种感觉呢,仅仅因为克劳福德没有叫你吗?”

“别把我说的像是因为失去关注而闹脾气的小孩一样。杰克内心里一直都把我当做是个潜在的杀手,最近网上的那些的闲言碎语显然激发了事态。”

“相互信任确实是工作的基础,但冒昧的说在我看来你并不是喜欢或是需要这份工作,何不就此放手。它让你变得精疲力尽。”

“道德绑架。'人们正在死去,威尔'”他拉起脸,模仿了一下黑人局长的语气。

汉尼拔被逗笑了,又给自己添了一勺冰淇淋。“他身兼重任,承受的压力自然很大。过度紧张就会草木皆兵。我想你可以理解。”

“当然了,这是他的责任。”只要他别再把我当成一个可以随意驱使的消耗性道具就好。

“我会去和他谈谈的。”

“非常感谢。”

晚饭后威尔主动帮忙收拾餐具,却在失手间将一支酒杯摔碎在地上。他边道歉边蹲下捡起碎片。汉尼拔赶紧抓住威尔的手。

“小心,会弄伤手的,让我来弄吧。”

“如果我只是站着看的话,那也太混蛋了吧。”

“让客人打扫卫生岂不是更粗鲁。”

威尔笑着站起来,将那块硬币大小的碎片藏在手心。


第二天是难得没有课也没有尸体的好日子。威尔开车去见了在保护监禁中的阿比盖尔和她的母亲。小姑娘原本白皙的脸庞,大哭一场后就变得满是泪痕,涨得通红,带着种病态般的迷人。就像波提切利那种淡红色的色调,那种自然的玫瑰色嘴唇,那些湿漉漉的,纠缠在一起的睫毛。

“你好,阿比盖尔。我是威尔.格雷厄姆探员。”

阿比盖尔瞬间愣住了,看来她还记得这个声音。但她也只不自然了一瞬,就小心翼翼的和威尔握了手。仿佛就像是突遭巨变的少女对人天然的不信任一样。用小动物一样的神态来获取同情和保护。

威尔不得不称赞她已经开始展现出一些天分了,可惜这辈子估计不会再有什么进步的空间。

“我给你带了些礼物。”他递上那个棕色牛皮纸包装的长袋。“是基础的钓鱼用具。”

“谢谢你,可是我不会钓鱼。”阿比盖尔没有伸手接。

“这份礼物的意义再于让你尝试些新事物。”威尔眨眨眼,把纸袋塞了过去“或者说,新的生活。”

不出意料,监禁期停止之后母女两人就迅速搬家了。原本的房子还在FBI控制下不能出售,不过赔偿金也足够租间小公寓了。


①阿喀琉斯之踵 通常寓意为即使是再强大的英雄,他也有致命的死穴或软肋。




贴纸全部售空了呢!
感谢各位小天使。
再想见贴纸可能是在帝都slo还有一次场贩。
还有购买意向的小可爱可以留言,视情况而定。

授权转载,授权见上条lof。
太太的神话AU画了好多,构图真的美爆。
全部请看
http://beatricenius.tumblr.com/tagged/fairytale-au(科学上网)